口水战火热,太空引发贝索斯、马斯克职业生涯第二幕大战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1-09-15 08:52

9 月 11 日消息,多年来,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 (Jeff Bezos) 和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 (Elon Musk) 始终在为各自火箭和太空公司的表现争论不休。在关于谁可以使用美国宇航局(NASA)的发射台以及谁将首先实现回收着陆火箭中,双方的争执不断升温。

▲ 图:SpaceX 星际飞船在月球上着陆渲染图

现在,这两位亿万富翁在争夺“世界首富”头衔的同时,也在展开一场愈演愈烈的竞争。他们旗下两个庞大商业帝国在法庭、联邦通信委员会 (FCC) 乃至国会中都爆发了冲突,使他们成为当前世代最大的商业竞争对手之一。

最初,马斯克旗下 SpaceX 和贝索斯的蓝色起源 (Blue Origin) 就 NASA 将宇航员送上月球的重大合同展开了竞争。现在,这场竞争也包括在太空中建立互联网卫星服务。随着时间推移,两人之间的竞争已经变得日益激烈,并且向个人层面扩展。

在过去几年里,SpaceX 始终在发射星链卫星,这些卫星的数量最终可能会达到数万颗,目的是向地球发射互联网信号。亚马逊也有类似的 Kuiper 计划,但其尚未发射任何卫星。

各有盘算,口水战升级

8 月 25 日,亚马逊对 SpaceX 向 FCC 提交的星链修改计划申请提出质疑,称后者违反了 FCC 规定。六天后,SpaceX 做出了回应,公开对亚马逊的技术能力表示怀疑,指责该公司试图拖延 SpaceX 的进度,以为自家项目争取时间。SpaceX 表示,亚马逊的过往记录“充分表明,在落后于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它非常愿意利用监管和法律程序来设置障碍,以避免落后竞争对手太多。”

上周三,亚马逊对此进行了反击,指责马斯克一次又一次公开藐视法律法规。亚马逊在提交给 FCC 的文件中表示:“SpaceX 和马斯克领导的其他公司的行为清楚地表明了他们的观点,即规则是为其他人制定的。那些坚持甚至只是要求遵守规则的人,理应受到嘲笑和人身攻击。”

上周四,SpaceX 再次提交了申请。该公司在写给 FCC 的信中称:“又过了一周,亚马逊又对竞争对手的计划提出了反对意见,但传言已久的亚马逊卫星系统仍然没有取得进展的迹象。”

几十年来,从 100 多年前安德鲁・卡内基 (Andrew Carnegie) 和约翰・洛克菲勒 (John D.Rockefeller) 的时代开始,美国企业就建立在行业巨头之间的激烈竞争之上。现在,马斯克和贝索斯正在谱写专注于太空竞争的新篇章。近年来,这个领域已成为最令人兴奋的行业之一,具有巨大的增长潜力。

贝索斯和马斯克都以“帮助人类”的方式描述自己的太空雄心。比如,马斯克希望在火星上建立巨大的城市,贝索斯设想在地球轨道上建立太空殖民地。但华盛顿大学教授玛格丽特・奥马拉 (Margaret O‘Mara) 说,太空也存在着巨大的商机。奥马拉著有《代码:硅谷和美国的重塑》(The Code:Silicon Valley and the Remaging of America) 一书,讲述了科技时代的历史。

她说:“马斯克和贝索斯不是公仆,他们都是商人。对这两位亿万富翁来说,太空代表着他们的激情,但该领域也是个快速成长中的行业,而且可以从中赚到很多钱。”

SpaceX 和蓝色起源都清楚地意识到,在硅谷高管经常像好莱坞演员那样受到密切关注的时代,他们的竞争正在通过社交媒体实时上演。奥马拉说,这种竞争促使马斯克和贝索斯成为“名人商业领袖”,马斯克尤其擅长于“建立忠诚的粉丝群”,他拥有近 6000 万的推特粉丝,并于今年出现在《周六夜现场》节目中。

奥马拉称:“这反映了我们所处的这个世代,有一小撮儿超级富豪掌握着不可思议的权力。”

以相似方式建立起商业帝国

尽管存在种种不同,但马斯克和贝索斯在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方面规划了相似的道路。两人都拥有以创新产品颠覆整个行业的非凡能力,洞察未来的能力,他们坚定不移地忠于自己的信念,不畏怀疑者,为了长期利益宁愿承受短期损失的毅力。

在 PayPal,马斯克帮助颠覆了信用卡行业,并改变了美国消费者购买商品和服务的方式。在特斯拉,他征服了整个汽车行业,并彻底改变了电动汽车市场。SpaceX 与几十年来始终主导太空的美国国防承包商展开竞争,并已成为 NASA 首选的发射合作伙伴。

创办亚马逊后,贝索斯首先颠覆了传统书店,然后是所有的零售业,因为他把公司变成了一个庞然大物 ——“万物店”(Everything Store)。亚马逊云计算服务 AWS 改变了公司存储数据的方式。

太空引发职业生涯第二幕大战

现在,马斯克和贝索斯都进入了职业生涯的第二幕,他们将在一系列可能定义他们遗产的业务上捆绑在一起。贝索斯于今年 7 月辞去亚马逊首席执行官一职,但仍是亚马逊的执行董事长。目前,马斯克在几乎所有领域都遥遥领先。

SpaceX 已经向国际空间站运送了三批宇航员,并计划于美国当地时间周二进行首次纯商业载人太空发射,让四名普通人展开为期三天的绕地球之旅。而蓝色起源迄今只向太空发射了一次亚轨道任务,而且持续的时间仅 10 分钟左右。

SpaceX 已经向轨道发射了近 2000 颗星链卫星,使该公司接近完成马斯克风险最大、最大胆的冒险,即从太空中提供互联网服务。最近,马斯克在推特上写道,SpaceX 已经为星链系统发运了 10 万个地面终端,服务于 14 个国家的用户。去年,FCC 宣布将向 SpaceX 提供 8.86 亿美元补贴,以帮助为美国数十万客户提供服务。

尽管亚马逊也有自己的计划,包括在地球轨道上部署卫星,将互联网传输到地面。但它至今还没有发射过一颗卫星。

SpaceX 希望 FCC 能批准其星链修改计划,该计划旨在两种配置下增加约 3 万颗卫星。其中一种配置是利用星际飞船发射卫星,第二种配置则继续使用猎鹰 9 号火箭发射。

亚马逊辩称,根据 FCC 的规定,SpaceX 必须为其系统提供单一设计。该公司认为,这两种配置“将按照非常不同的轨道参数部署这些卫星。SpaceX 申请的新颖做法既违反了 FCC 的规定,也违反了公共政策。”

SpaceX 称亚马逊在采取“拖延战术”,并称这是“亚马逊继续努力阻挠竞争对手以弥补其自身项目未能取得进展的行为”。在推特上,马斯克更进一步,他甚至拼错了贝索斯的名字,并写道:“原来贝索斯退休了,去从事一份全职工作,即对 SpaceX 提起诉讼。”

亚马逊最新的严厉回应将矛头对准了 SpaceX 和马斯克本人,指出它们存在的一系列违规行为。亚马逊认为,这些违规行为凸显了一种行为模式,监管机构应该保持警惕。

亚马逊指出,SpaceX 在未经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 (FAA) 批准的情况下发射了其星际飞船原型,并无视当地卫生官员的要求,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保持特斯拉工厂开放。该公司在文件中称:“在 SpaceX 的剧本中,没有必要纠结于规则,因为这些规则只适用于其他人。”

月球载人着陆器合同之争

除了围绕卫星互联网项目的争斗外,贝索斯还通过蓝色起源发动了一场战争,争夺 NASA 已经授予 SpaceX 的合同,该合同旨在建造能够让宇航员往返月球表面的航天器。蓝色起源就 NASA 的决定向美国政府问责局(GAO)提出抗议,后者驳回了蓝色起源的论点,并做出了有利于 NASA 的裁决。

不久后,蓝色起源向联邦索赔法院提起诉讼,辩称 NASA 在裁决中犯了错误。该公司还向国会山的工作人员发出了嘲讽 SpaceX 的文件,戏言称“马斯克在害怕什么,小小的竞争?”

蓝色起源还透露,NASA 允许 SpaceX 放弃许多飞行准备审查,即旨在确保任务成功的会议。该公司负责政府关系的副总裁梅根・米切尔 (Megan Mitchell)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意味着 SpaceX 的提议不符合 NASA 的要求。她补充说,这也引发了“一个相当大的安全问题”,特别是因为 SpaceX 需要多次发射才能为其轨道上的飞船加满足够的推进剂,以帮助其前往月球。

亚马逊通过诉讼争取合同的策略已经产生了影响。在 GAO 审查亚马逊抗议期间,NASA 被禁止从事合同相关工作。在联邦法院案件继续审理期间,NASA 也需要停止工作,直到 11 月 1 日。这可能会进一步推迟 NASA 的重返月球计划,该计划最近出现了多年未见的快速推进势头。

这些诉讼也激怒了 SpaceX,该公司在给国会山工作人员的一份备忘录中指出,蓝色起源“还没有生产任何能够进入轨道的火箭或航天器”。马斯克甚至在推特上写道,该公司“无法将它们送入轨道。”他还在推特上发了蓝色起源月球着陆器充气模型的照片,并配文称,“不知何故,这并不令人信服!”

在 4 月份的一份声明中,马斯克指出,蓝色起源为月球载人着陆器提出的竞标价为 60 亿美元,是 SpaceX 出价的两倍多。他补充说:“贝索斯应该更多地参与蓝色起源的运营,才能确保其取得成功。坦率地说,我希望他会这么做。”

这些争斗表明,在争夺太空霸主的过程中,公司已经取代了国家的位置。SpaceX 和蓝色起源正在重新扮演美苏太空争霸时代的角色,这种竞争驱使 NASA 将宇航员送上月球。但这也表明,围绕太空的竞争已经开始像其他行业那样激烈,无论是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还是微软与苹果。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空间政策研究所名誉教授约翰・洛格斯登(John Logsdon)说:“这反映了太空产业正从某种特殊状态向其他状态转变的趋势:哪里有人竞争,哪里就有公司竞争。这就像肯德基的广告里桑德斯上校(创始人)说过的话,麦当劳做鸡肉三明治不关他们的事。”